尊严何在?天理何存?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1日

       尊严在哪里?什么原因? 1987年入党, 1988年大学毕业后, 主动要求回河南老家, 并服从任务, 来到国家广播电视系统著名的高山发射台- 河南省广播电视局第102台。单元。两年后, 单位组织了一次体检, 一个几十人的小单位查出了包括我在内的十几个肝炎患者。回顾肝炎的起因, 可能是注射引起的:单位位于海拔1000多米的山上。山上只有一个小村庄和一个小诊所。我通常去这个小诊所解决头痛。我在这里打过针。 .作为集体生活的一个单元, 在肝炎歧视猖獗的年代, 得了肝炎无异于加了一道隔离墙, 心理压力骤然加大。
       一个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比我早结婚, 这让我有机会每隔三到五点去他家一趟, 满足我的欲望。然而, 在被诊断出患有肝炎后, 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       听说同事买了新的。柜子, 我赶紧过去帮他搬, 他一看到我就说:别碰我房间里的东西!本来单位里人少, 社交圈子很小, 就成了孤家寡人。为了推倒隔离墙, 也为了同事们的集体生活, 我选择了离开。
       申请后, 在领导的照顾下, 我被借调到广播系统的另一个单位, 没有集体生活。就这样, 不仅隔离墙被拆了, 我的收入和未来也被拆了。离开原单位后, 升职、职称评定、住房分配、公费医疗等都与我无关, 甚至财务政府分配的工资也暂停了, 借调我的单位只把我当作临时工。除了明显低于正式员工的收入,

其他都不考虑, 这就是18年! 2010年初,

在征兵体检期间, 听说国家取消了肝炎项目, 令人振奋。更令人振奋的是温总理政府报告中的豪言壮语: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。激动的我决定回到原来的工作单位, 索要被扣的工资, 但没想到申请已经提交了两年多没有结果。作为一名肝炎患者, 我应该得到单位和组织的关心。但是, 这十年来, 除了费时单位交费方通知我外, 我从未见过原单位一分钱。爱, 温暖, 这些似乎都是对的, 我都绝缘了。作为肝炎患者, 在肝炎歧视强烈的年代, 自觉离开集体生活的环境, 难道不值得同情吗?转眼间,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日子正在慢慢逼近。
       我想知道我会做临时工多久?我拿着“临时工帽”等着。更多信息参见:河南健康网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7 上海大众有限公司 shanghaidazhong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houstongolfnut.com) 滇ICP备2019558795